首页 >> 历史学 >> 历史学专题 >>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 >> 英雄事迹
我们是真理的追求者 ——高文华写给父亲的信
2020年02月07日 17:43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:郭蕊 翁宏业 赵瑱 字号

内容摘要:尽管身陷囹圄,高文华没有丝毫落魄颓废之感,始终怀着一颗赤子之心。

关键词:

作者简介:

  高文华像

  亲爱的父亲:

  今天已是十二月二十一号,只有九天就要过年了。雪下的(得)这样深,天气是这般的冷,在我倒不觉得什么,就困苦了家里了。我每每喜欢下雪,不是吗?雪景是多少美丽,银白的宇宙,咳!银白的屋,银白的天空,银白的地面,一切是白了,一切都闪闪的发亮了,就连那粪坑、秽堆都穿上了最光荣最洁白的雪了。虽然它的本身是那末糟,但是在我眼里却只看见一个整个的银白的宇宙了!因此,我是十二分的喜欢!喜欢这样的雪永远永远压盖着宇宙。父亲,你说我是怎样的回转到小孩一样的心地了。

  父亲,我诚然很年青(轻),我应该还是个小孩才好呀!但在过去却偏偏又是老大得了不得,几乎什么都像八十岁的老公公了。我自己也总喜欢去学着老,总以老的为好的,老资格为光荣的事;但现在转变了,我处处都想学着小孩子,学着她那种天真、自然的形状,我只觉得我应该请小孩子做我的先生呀!

  父亲的身体如何?母亲的身体如何?我非常想念。我总希望母亲也能看穿些,快活些,不必兢兢于一切,不必过分忧愁忧思呀!这是一时的情形,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。做人不吃苦,人是不能算人的,我们也真像吃青果一样的有滋味,我们在辛涩的里面有甜味。我们虽然苦,但我们的良心没有受罪。我们虽然苦,我们依旧有我们至高无上的精神的愉快。总之,我们是真理的追求者,我们是最公正无私的人,我们是最快活的人呀!

  十八年(中华民国十八年,公元1929年)过去了,这是一封十八年底的家信,照理应该将我这一年来的读书情形、心里的变动、环境的转化等等,详详细细的报告给父亲听听。但是,父亲啊!这又怎样报告起呢?父亲,我只有一句话告诉你:“我竟将十八年荒废了去了。”我只有恳求你宽恕我的堕(惰)学,只有请你准许我的要求:“给我在十九年里有一个自新努力读书的机会罢!”

  再谈了。祝父亲母亲康健愉快!弟弟妹妹身体好!用功读书!并颂新年快活!

  儿子潮上

  1929.12.22

  这是1929年12月高文华写给父亲的家书。高文华,别名文华,曾化名程清,笔名高潮。1907年生于江苏无锡,曾担任北伐军总司令部工兵团党代表、共青团无锡县委书记等职务。当时,高文华已经被国民党反动派关押了一年多,这是他在监狱中写下的众多书信中的一封。

  尽管身陷囹圄,高文华没有丝毫落魄颓废之感,始终怀着一颗赤子之心。在信中,他说自己不畏严寒,因为喜欢下雪,“喜欢这样的雪永远永远压盖着宇宙”,以这种如诗如画的意象托物言志,表明自己对信仰怀有矢志不渝的忠诚,内心有着童真未泯的纯净,并且希望雪能够荡涤一切旧世界的肮脏与丑陋,创造一个洁白美丽的新世界。

  “为人类争真理的英勇斗争,才是奋斗,所以一个真正的奋斗者,决不顾虑牺牲的大小、成功的多少或者失败的。我要做的就是使天下穷苦人将来能够吃饱穿暖的事情。”这是高文华曾经说过的话,他言出必行。从17岁参加革命,直到24岁献出年轻的生命,他的青春就是一往无前、为理想奋斗的青春,是无比激越和精彩的青春。

  1922年,高文华从江苏省立第三师范学校附属小学毕业,以优异成绩考入位于南京的国立东南大学附属中学。1924年冬,他跟许多志同道合的热血青年一同南下广州,成为黄埔军校第三期学员。在黄埔军校期间,高文华参加了1925年广东革命政府组织的两次东征。经过战斗历练,年轻的高文华愈加成熟。当时的黄埔学生军以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为骨干力量,在他们的引导下,高文华阅读了《共产党宣言》《共产主义ABC》等马克思主义理论著作,探寻救国救民之路,执着追求真理。就在这一年,高文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  1926年5月,高文华曾接到父亲寄来的家信,说已为他在山东胶济铁路沿线谋得一份工作,月薪是不菲的六十块大洋,希望他尽快结束学业,把握这次难得的机会。而高文华却拒绝了,他在写给父亲的回信中说:“我是一个革命者,我怎会受钱的牵动呢?老实说,山东有六百元、六千元一月的事,我都不做的。”

  作为家中长子的高文华长年在外奔波,很能理解家里父母的苦衷。他在黄埔军校上学期间一直省吃俭用,还努力筹款供家中弟妹们上学,始终关心着弟妹们的成长。他曾写信给妹妹高福珍,勉励妹妹除了加强自身的进步,还希望她不断团结同学、组织团体、积聚力量,通过宣传革命思想来推动妇女解放。

  东征过后,全国的革命浪潮持续高涨。1926年7月,为了彻底推翻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,国民革命军从广东分三路出师北伐。在北伐中,高文华担任北伐军总司令部工兵团营指导员,随第四军作战。高文华英勇奋战,无畏枪林弹雨,随军一路北进并攻克武昌。这年年底,高文华奉命前往南昌任总司令部工兵团党代表,当时他只有19岁。

  1927年4月12日,蒋介石公开叛变革命,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,大革命最终失败,第一次国共合作全面破裂。高文华坚决不当新军阀反攻革命的工具,愤然离开工兵团,回到家乡无锡,继续从事党的革命工作,任共青团无锡县委宣传委员。8月,中共江苏省委为贯彻“八七会议”上确定的“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的总方针”,决定在各地发动和领导农民暴动,组织工农革命军队,建立工农革命政权,解决农民土地问题。高文华全力配合团县委书记乔心全工作,在当地积极策应。11月9日晚,农民暴动遭到国民党反动派武装镇压,两天后,中共无锡党团组织遭到严重破坏,包括乔心全在内的很多同志被捕。高文华临危受命,担任共青团无锡县委书记,化名程清,以此作掩护,设法恢复组织,并发展新团员,坚持地下斗争。

  1928年3月,高文华化装成农民前往周山浜汤家桥联络工作时被敌人发觉,不幸被捕。敌人用尽酷刑、软硬兼施,高文华始终严守党的秘密,对敌人只有一句话:“要头有,要名单没有!”审问了三个月一无所获,敌人只得将高文华送交至南京国民党特种刑事法庭讯办。

  在狱中,高文华把文字看作是一种武器,他要用这样的“枪炮”“子弹”继续战斗。他在狱中写的一些揭露性文章,通过互济会等组织传出狱外,把国民党当局的罪恶行径公之于众。

  “我们虽然苦,但我们的良心没有受罪。我们虽然苦,我们依旧有我们至高无上的精神的愉快。总之,我们是真理的追求者,我们是最公正无私的人,我们是最快活的人呀!”心中有信仰,脚下有力量。字里行间,满是高文华对共产主义信仰的坚贞和对革命前景的信心,也表明了他不惜以身殉志的决心和勇气。

  三年多狱中残酷迫害,使高文华的身体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摧残,他敌不过伤寒瘟疫的侵袭,于1931年7月在狱中病逝。他留下的遗物主要包括近百封信件、狱中写下的诗歌等,高家人后来将它们存放在高文华曾用过的一只皮箱里。

作者简介

姓名:郭蕊 翁宏业 赵瑱 工作单位:

转载请注明来源:中国社会科学网 (责编:齐泽垚)
W020180116412817190956.jpg
用户昵称:  (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)  匿名
 验证码 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
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,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

回到频道首页
QQ图片20180105134100.jpg
jrtt.jpg
wxgzh.jpg
777.jpg
内文页广告3(手机版).jpg
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|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|关于我们|法律顾问|广告服务|网站声明|联系我们
163彩票官网 tml>